看片樱桃视频app下载在线观看

这一夜,注定很漫长,且很惊心。

就连一向安宁的青河镇许家村,今晚的上空也盘旋着凝重的气息!

许家村药材厂,灯火通明。

在几辆警车的前方,林若楠凝视着厂区,以及站在厂区门口的村民们。

这些村民们还拉着横幅,上书触目惊心的一行字:誓死抗议无良官员破坏许家村的经济命脉!

他们在以此抗议以林若楠为主的干部和调查组,对药材厂的持续整治!

“滚出去!你们这群狗官!这里不欢迎你们!”

“药材厂是村子的命脉,谁要毁它,就从我们的身上踏过去!”

“拆了我们刚扩建的厂房还不够,还要把整个厂子都被拆了不成?!”

“臭娘们,不回家嫁人生孩子,摆什么臭官威!劳资今天就跟你扛上了!”

“还有,快把我们的老支书放回来,否则明早天一亮,我们就去镇政府要人!”

看着此起彼伏的叫嚣,林若楠虽面不改色,但内心也是深感棘手!

超萌萝莉控蕾丝漂亮公主裙私房唯美写真

这时,许步华和许明则走了过来,道:“林镇长,您也看到了,现在村民们的情绪很激动,不能再动干戈了!先撤回去再从长计议吧!”

“是啊,林镇长,我们家作为药材厂的股东,对你和政府的整改指令,无条件服从和配合,现在违建的那部分都已经拆除了,你何必还不撒手呢?”

林若楠看着他俩,道:“首先,我要明确一件事,我之所以还率人站在这,不是针对药材厂或者某些人,而是接到举报,控诉药材厂涉嫌制贩假药,因此亲自来调查核实的!”

“其次,只要行得正,大家又何必担惊受怕的,让我进去,只要核实情况,确实举报是子虚乌有的,我立刻撤出来,并且会郑重向工人和村民道歉!”

许明则和许步华对视了一眼,皆流露出紧张焦虑的意味。

这情况,已经不能仅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了。

分明是在劫难逃了!

白天,许步前下指令,让许明则找机会把药材厂给烧了,将藏在里面的假药窝点给焚毁。

原本,许明则也硬着头皮下决心了,可没想到,林若楠率人拆了违建还不罢休,又扬言接到举报,说药材厂里面涉嫌制贩假药,连夜就要封锁药材厂,开展地毯式清查!

看着林若楠这张本让他垂涎的绝色芳容,许明则也终于萌生了出杀机。

早知今日,他之前就该听许芊芊的,永绝后患!

可惜,如果不能挺过今晚的麻烦,他就得先被逼上绝路了!

“林镇长,不是我支持你,但这局面,我们怎么进去啊?”

许步华也怀揣了一样的心思,起码今晚先把人堵回去,再放一把火烧了所有的罪证!

“你是派出所长,连这样的局面都控制不住,还好意思问我想办法?”

林若楠早看出这家伙的异心,但看许步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一咬银牙,道:“你去告诉村民们,如果再不让开,等到罪行曝光,他们都脱不了干系!谁要还敢拦着,就强行驱逐!”

许步华的脸色一凛,道:“林镇长,这样引发的后果,我可不敢承担啊!”

连市里派下来的调查组成员也不无忧虑的劝解了起来。

一旦闹出**,他们都难辞其咎了!

许明则一看林若楠被孤立了,忽的心生一计,道:“林镇长,要不这样吧,我陪你进去,先走访查看一下,如果真的存在问题,再派遣增援力量进来。”

林若楠看着许明则本该和善的小胖脸,莫名的有些不适,甚至是察觉到了危机感……

她的直觉不假。

许明则已经想好了,先让林若楠进去搜,没搜出问题是最好,但如果搜出来了,那他也不得不辣手摧花了!

到时候,制造一场事故把人困在厂里,再把放火,将所有的威胁因素都付之一炬!

当然,最好的情况,还是林若楠现在就知难而退……

呜呜呜~

就在林若楠迟疑之际,一阵急促的引擎声划破了夜幕长空,迅速的由远及近,逼近了这个村落!

所有人循声看去,纷纷都惊呆了。

在视线中,几辆迷彩色的吉普车正从村口陆续驶进来!

再看吉普车的号牌……是军车!

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时候,领头的那辆吉普车已经风风火火驶到了厂区门口!

车子一停,赫然从里面一跃下来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士!

许明则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,还在咂舌,为首的战士走上前,凌厉如刀的目光一扫,沉声道:“这里谁是负责的?”

林若楠强稳住情绪,上前一步:“是我,我是青河镇的镇子林若楠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那战士一打量林若楠,立刻来了个标准的敬礼,声音嘹亮的道:“你好,林镇长,我来自大军区第集团军特战队,奉颜锐铎上校的指令,特来青河镇执行任务,还请给予方便!”

颜锐铎上校……

林若楠立时想起了在铂金庄园有过一面之缘的颜锐铎和孙佳来夫妇。

再结合这节骨眼的形势,此刻,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。

暗暗惊骇于宋澈的神机妙算和如此大手笔,林若楠嘴上说道:“不知颜锐铎上校是有什么任务需要在青河镇执行?”

“军方机密,恕难奉告!”那战士已经盯上了药材厂,道:“依上级指令,我们要临时征用这家药材厂,现在请无关人等部撤出!”

许明则很勉强的转过脑筋,惊悚道:“你们要临时征用药材厂?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总得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吧,或者批示文件呢?”

那战士连看都不看许明则一眼,道:“我们只是奉命行事,你们当中谁有质疑,可以等明早跟地方军部或大军区联系质询,现在,我们要暂时接管这家药材厂了!”

看着一群威风凛凛的战士们逼近,刚刚还趾高气扬的村民们顿时都差点吓尿了,没等战士们驱逐,就胆怂心惊的退避开来,让开了一条路!

看到这条畅通无阻的路,许明则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绝路,刹那间被抽空了身体里的所有气息,绵软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。

一切,都要完了!

……

战士们的突然袭来,犹如一把捡到,狠狠戳进了许家的心脏要害!

甚至,战士们接管药材厂之后,还带来了警犬以及一些勘察设备。

当晚,就在药材厂里发现了一个庞大的地下室!

在这个地下室里,堆满了成堆成堆的废弃药盒子!

是诸如抗癌、治心血管等高价药物用过的盒子!

另外,还有胶囊充填机、铝塑包装材料等加工工具,以及好几大桶稀释过的药粉和淀粉!

当着林若楠等人的面,战士们搜查出这个地下加工厂之后,连一个解释说法都没有,就又改口说接到了上级新的指令,临时撤销对药材厂的征用。

来时如电、去时如风。

这些战士们唱戏似的走马观花,甚至让人觉得这群大兵同志是晚上睡不着,干脆就出来溜溜弯。

但一群人瞅瞅人家手里的枪械……好吧,你们掌握枪杆子,你们说了算。

而许明则、许步华等人却是连发牢骚的心思都没有了,看着这个制假窝点终被曝光,他们首先要想的是如何脱逃法律的制裁!

“看来,举报信的内容都是真的,药材厂存在制贩假药的嫌疑!”

林若楠从战士们的手里接过处置权之后,寒声道:“立刻面封锁药材厂,将情况汇报到县委县政府以及市食药监局,一切相关人员,部带回拘留所看押,等待后续的彻查严办!”

说着,林若楠重点盯住了许明则和许步华,道:“许明则,你作为药材厂的负责人之一,我有理由怀疑你和药材厂涉嫌的犯罪行径有脱不开的关系,你最好早点想清楚坦白从宽!”

“许步华,你作为公务人员,但鉴于你和许家村宗族势力的密切关系,还有此番的渎职嫌疑,我会如实上报给纪委调查组!”

他们两人尽皆心如死灰,本还想着垂死挣扎一下,但看到那几个杵在那脸色不善的战士们,最终,只有束手就擒的余地了……

……

“葛局长!捷报啊!”

专案组指挥室里,黄克义兴冲冲的联系了葛中原,道:“刚刚从青河镇传来消息,许家村的制贩假药窝点已经被揪出来了,许明则等嫌疑人也部落网!”

“既然揪出来了,你明天亲自去一趟青河镇,我会跟有关部门协调,由你权负责此案的侦破。”葛中原虽然也有些激动,但尚能保持情绪。

毕竟,宋澈早前就跟他通过气了。

一开始,他们就预估到林若楠单凭一己之力很难啃下药材厂这块硬骨头。

因此,宋澈就决定拉一票援军助阵。

没想到,还真是一票援军!

虽然军方按理不该干预政务,但对于打击犯罪、维护法治,他们一样责无旁贷。

而且,要没有宋澈的人脉关系,换了葛中原他们也拉不到这一票援军。

黄克义应允之后,忽的又迟疑道:“我去了青河镇,那许芊芊、郭常纲他们……根据线报,他们已经彻底反目,许芊芊甚至夺走了仁英集团,以郭常纲的处境,恐怕很快就要火拼了。”

葛中原道:“那就等他们火拼,正好给我们渔翁得利、一网打尽的良机!”

不是葛中原耍心机,而是他必须确保一切都胜券在握。

虽然假药窝点已经被端了,但难保许家不会断腕自保,把许明则等人推出来背黑锅。

目前搜集的证据还不够,许芊芊、许步前等人,依旧很有大可能会逍遥法外。

最妥当的法子,就是等他们都穷图匕现了,再顺势将他们一网打尽!

“对了,可以发布对许芊芊保镖李军的通缉令了,现在他已经狗急跳墙,想在逃离之前,把威胁许家的几个目标都解决了。”葛中原沉声道:“你派人,二十四小时的保护徐乔恩、吴碧君和夏丽等人。”

黄克义道:“我知道,不过根据李军留下的恐吓信,他首当其冲的目标,还是宋澈……距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二十四小时了,我还是比较担心这边的情况,比如说,有必要让宋澈现身么?”

葛中原沉默良久,道:“宋澈已经收到消息了,明晚要不要出现,看他自己的决定,我们先密切监控郭常纲和许芊芊的动态……对了,顺便通知省城警方,加紧对许步前的调查。”

“明白!”

……

得知药材厂被端的消息,许芊芊只是在起初有些惊怒,但旋即,她就迅速的冷静了。

事已至此,她只能尽量做一些补救措施。

“哥,真的要弃车保帅么?”许芊芊在电话里询问许步前:“明则,终归是我们看着长大的。”

“我也舍不得这孩子啊,但谁让我们已经被将了一军,要还想力挽狂澜,就不得不行此一招。”许步前叹息道:“我已经派了人潜入看守所,先把村老书记的嘴巴给堵上了,就让他尽量多背一些罪孽,起码让明则有机会被轻判。”

许芊芊嗯了一声。

这也是目前最有效的补救措施了。

“以警方搜集到的证据,目前这把火还烧不到我们身上……但我们必须提前斩断一切隐患!”

许步前的声音愈发冷酷了起来:“阿军已经洗不清了,趁着警察抓到他之前,让他尽力帮我们把屁股擦干净,首先,就是把郭常纲解决掉,他知道我们太多秘密了,现在被这么一搞,肯定要跟我们玉石俱焚!”

“我知道,已经组织了人手,明晚就让他归西!”许芊芊阴冷的道,“你想说的其次,应该是那个叫宋澈的吧?我已经让阿军下了通牒,让他明晚去医院,让他给郭常纲陪葬!”

“唉,挺可惜的一个年轻人啊,尤其知道他对小君母女的帮助,我还挺下不了手的。”许步前感慨道,“甚至,我还想过吸纳他,帮我们研发药品的。”

“是啊,但那小子一门心思要置我们于死地,我们留他不得了!”许芊芊道。

许步前没再多说,忽然话锋一转,道:“最后,要解决的目标,则是你手下的那个小白脸,药不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