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无弹窗

司马德文睁大了眼睛:“这,这怎么轮到让我来决定了?我是太宰,不是皇帝,这玉玺,轮不到我来掌管!”

刘裕沉声道:“司马太宰,刚才王仆射说得很清楚了,这是国家的律法,玺印是天子本人掌管,如果天子不能掌管,也是掌玺官来负责,皇后是因为陛下起居不便,平时只能代行盖印,不是说这玉玺应该由她掌握。而现在有资格掌握这印玺的,是你!”

司马德文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,桓玄哈哈一笑,看着司马德文:“琅玡王,刚才刘将军,王仆射的话,你应该听得清楚了,这玉玺,现在应该交到你的手中才是。你既是太宰,又是司马氏亲王,位高权重,应该收下这枚玉玺才是!”

王神爱轻轻地叹了口气,看向了司马德文:“既然大晋的法度如此,殿下,妾身对于此玺的守护,到此为止,这玉玺,这司马氏的天下,从现在开始,就由你来掌管了!”

她说着,拿起玉玺盒,莲步轻移,走到了司马德文的面前,递向了他,司马德文本能地想要缩回手去,刘裕大声道:“奉天承运,司马太宰,请受玺!”

司马德文的手,哆哆嗦嗦地向前伸去,刘裕跟着沉声道:“司马太宰,请不要忘了,这玉玺曾经落地,缺了一角,玺即天命,缺一角则意味着江山分裂,九州有失,秦时五原郡,就因此而永远地失落到了蛮夷之手,希望你为子孙后代的江山基业考虑,不要做给后世唾骂的事!”

说到神奇,此话一出,司马德文的手突然不抖了,王神爱轻轻地把这玉玺盒放在了他的手中,在素手松开的那一瞬间,司马德文的人,身子猛地一颤,玉玺微微地在盒中晃了几下,终于平稳住了,他几乎是无法呼吸,就这样一直拿在自己手中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

刘裕看向了王谧,沉声道:“王仆射,该做你想做的事了。”

王谧本来一直面带微笑,听到这话后,脸色一变,讶道:“我该做何事?”

刘裕正色道:“王仆射既然带头劝进,那现在玉玺就在司马太宰手中,当年王与马共天下的故事,天下人人皆知,令祖父,开国王丞相,就曾被开国元皇帝亲自扶着坐到御座之上,今天,王仆射既然带着劝进,也应亲手从司马氏手中接过这枚传国玉玺,交给新的君王!”

王谧有些迟疑:“这,这于礼法不合啊,今天,今天不是禅让大典,即使是禅让大典,也应该,也应该是皇帝陛下亲自,亲自把玉玺奉给奉给桓公啊。”

刘裕冷冷地说道:“王仆射,以陛下现在的这个样子,再过一百年他也不可能在禅让大典上亲自把玉玺奉上了,既然您带头劝进,又是王丞相的亲孙,从司马氏手中接过这玉玺,献给桓公之事,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的了!”

齐耳短发美女绿色吊带裙白瓷肌肤清澈眼眸写真图片

王谧咬了咬牙,正要开口,一边的庾悦笑道:“刘将军说得好啊,王仆射,此事非你莫属,劝进表你是起头的,这奉天承运的殊荣,也应该是集于你身啊。”

王谧还想再说什么,却看到了桓玄正冷冷地看着自己,肥肥的脸上,一丝诡异的不满之色,一闪而没,王谧只感觉到一阵后背发凉,但他更清楚,这回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,除了亲自拿下玉玺,没有别的选择,一旦拿下,就成了助司马氏篡位的贾充这种奸臣贼子,但如果不拿,恐怕就直接是那个给一剑刺死的魏国奉玺郎,好汉不吃眼前亏,即使是贾充背了骂名,起码保了贾家的一门富贵,最后还出了贾南风这样的皇后,也不算亏了。

想到这里,王谧心一横,大步上前,走向了司马德文,司马德文看着他的眼中,闪过一丝哀求,似乎还想让他念及旧情,帮着自己拖延这个玉玺失去,江山变色的结果,哪怕一分一秒也好,可是,王谧却是出手如电,直接一把就把这玉玺,从司马德文的手里抢了过来,动作之快,甚至让多数人都没怎么看清楚,只是双眼一花,这玉玺,就到了王谧的手中。

王谧也不管不顾对面的司马德文,开始掩面痛哭,捶胸顿足,他一转身,走向了桓玄,双膝一软,直接就跪倒在地,双手把玉玺举过了头,大声道:“大晋尚书左仆射王谧,率文武百官,请桓公登基践祚,顺应天命,统御万民!吾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所有在大殿上的官员,全部跟着跪了下来,跟着王谧一起山呼万岁。桓玄的两眼都在放光,他的眼中,只盯着那玉玺,喃喃道:“终于,终于到手了。”他一把拿过这个玉玺盒子,仰天长啸,“爹,孩儿终于为你拿下这大晋的天下!我们桓氏,终于君临万邦,你可以瞑目啦!”

在一片山呼万岁中,刘裕轻轻地走到了王神爱的身边,这位昔日的皇后,跪在地上,上身笔直,一言不发,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妙音,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。我今天无法保护司马氏的天下,只有保护你了。”

王神爱看也不看刘裕一眼,淡然道:“这玉玺本就是你和她从长安抢来的,自你得之,自你失之,我又有何遗憾?我不这样演一出,又如何自保?裕哥哥,谢谢你,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吧。”

刘裕还没有回过神来,突然,只见王神爱出手如电,重重的一个耳光,就打在了他的脸上,这一下如此之响,如此之脆,连殿中的万岁之声,都被盖过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集中到了刘裕这里,或者说,集中到了他脸上那个清晰可见的,红通通的五指印。

王神爱一把扯下了幂离,绝世的容颜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,不少人开始惊呼:“这,这不是支妙音,哦,不,是王妙音吗,她,她怎么会成了皇后?!”

王神爱不顾外界的纷纷议论,她杏眼圆睁,柳眉倒竖,厉声道:“刘裕,你听好了,从今以后,我不需要你同情也不需要你可怜,你我恩断义绝,永不相见!”

她说着,转身就向着屏风后走去,只留下刘裕就那样愣在原处,一言不发。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