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应用app观看高清频道

林天赐真的不擅长查案,虽然不论师长还是同道,都觉得林小哥儿天资聪颖,评价都很高。

但聪明与否,与是否懂得查案是两回事。

如果不是真没办法,林天赐才不会趟这种浑水,再说,他也打定主意,三天之内找不到碎片就回去,一副二哈的模样到处乱逛实在是太羞耻了些。

不过努力还是要努力一下看看,所以林天赐在街上琢磨了一会儿,也没琢磨出个头绪以后,就决定先去衙门,问问那个被当成凶手抓起来的倒霉蛋少爷再说。

至于刚才买的,用来健脾开胃的大山楂丸?

当然是塞次元口袋,就当给菖蒲的零食,因为那只叫茗玉的八哥跟着,林天赐生怕菖蒲突然跳出来说要糖吃。

说起衙门,这也是毛茸茸之域与东神州差别很大的一个地方。

东神州的衙门自然有县官,别以为县令好像是个小官,权利可以说非常大的,等于就是土皇帝。

但这里的衙门则不同,据说一个衙门只管一片区域,感觉跟不同辖区的派出所似的,权利也仅仅只是维护治安之类的事情。

也正因为功能跟辖区派出所类似,衙门的位置距离青楼那条烟花柳巷倒是也不算太远,但也需要走几条街。

如果忽略居民全是动物这点外,风景跟东神州差别不大,不过也有特别不一样的地方。

比如拉选票。

清纯麻花辫捕虫美少女户外甜美写真

这里居然很神奇的采用选举制度,林天赐往衙门走这一路上就碰到过两拨。

基本就是坐在车里,用铁皮卷的大喇叭一边嚷嚷自己的主张,一边喊着请居民为自己投票,感觉有上街拉选票的政治家内味儿了。

说起来,那只波斯猫也说过,这事儿可能是其他政治上的对手给下的套。

不过从这个角度去查,也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,因为政敌实在是太多了……

林天赐作为修士,当然是不愿意掺和到这种事当中,只不过就像他去穿越到其他位面时的经历那样,不愿意不代表就不会卷入。

总之,抱怨也没用,还是专注眼前的事儿吧。

有‘本地人’的茗玉指路,没多久林天赐就出现在八字衙门前。

正所谓八字衙门朝南开,有理无钱莫进来。

话虽有些偏颇,但也说明老百姓确实不太愿意跟官府打交道,官字两个口,怎么说都是人家有理。

如果是个无权无势的老百姓,想要进衙门乃至进地牢探监肯定特别麻烦,不过茗玉再度出示了那枚有着萌萌哒猫爪子突然的令牌,看门的衙役就直接掉了节操,直接领着他们去了大牢。

为了防止犯人逃走,这种大牢都是地牢,而且也跟很多牢房一样,林天赐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。

毕竟地牢这地方,并不适合居住,身体康健的还凑合,弱一点的,怕是进去待几天就可能得一场大病,甚至是干脆挂掉。

这种地方阴气重,也就是负能量聚集,肯定不会舒服,不过浓度倒是也还没到会真正有问题的程度。

衙役领着林天赐和茗玉一直往地牢深处走,都快走到尽头了。

地牢越是往深处,代表罪名就越大,看来被关进这种地方,确实是事情闹的太大了。

衙役很识趣的没有在边上等候,不过也没有真正走远,而是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,大概是怕林天赐他们把犯人放出来。

透过狭窄窗口射入地牢内的微光,能看到一只大概是美短品种的猫蹲在牢房里,因为犯人个头小,牢笼也之间的空隙也非常窄,林天赐伸进去个爪子都费劲儿。

他背对着林天赐和茗玉,整体显得非常颓废,就那种黯然神伤的气质,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回事。

林天赐敲了敲笼子,待在他背上的茗玉道:

“郝少爷,您还记得茗玉吗?”

林小哥儿头一回知道这家伙姓郝,话说好少爷似乎没办好事儿啊。

听到八哥的话,背对着林天赐的美短动了动耳朵,拧着脖子转过身。

确实是一只猫,而且面部的毛发都有被打湿的痕迹,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的,且身上很多地方的毛发上还都沾着血迹。

话说回来,虽然林天赐不知道被害者是个什么动物,根据案发现场的脚印和血迹来看,至少是个跟他这条二哈差不多大的动物,这家伙真敢上啊……

字面意义的牛逼。

脑子里转着乱七八糟的污知识,那只被叫做郝少爷的美短看到茗玉,突然眼睛一亮:

“是我爹让你们来救我的吗?”

【书友福利】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,还有iphoch等你抽!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可领!

声音听起来很年轻,如果不看外表,单听声音还以为是个跟林天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。

“是的少爷,不过您恐怕还要在牢里呆些日子,这件事闹的太大了,老爷也不能随便压下来。”

一听这话,美短立刻萎了,耳朵也耷拉下来。

“我明白,父亲最近正忙着选举,我还给他添这种麻烦。”

说着眼圈一红,似乎又要哭。

“少爷宽心,老爷相信这事儿不是你做的。”

茗玉用爪子指了指林天赐:

“这位公子是老爷请来给少爷翻案的。”

他一听,赶紧收住眼泪,蹲坐在地上,两只爪子似乎行了个礼:

“还未请教?”

“客气,在下林天赐。”

听那只波斯猫说,这只美短是他的干儿子……

好像也对,波斯猫生出美短的儿子,基本等于头上绿了。

性格倒是也没想象中那样飞扬跋扈,这种二代很多就有让人讨厌的毛病。可能是因为进了大牢的关系吧?

性格什么的不太重要,林天赐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,然后直接问道:

“案发时,你到底在做什么,请把具体的流程说一下。”

“当时也没什么特别的,我也跟平常一样,去烟花柳巷找乐子,正好那天兴致来了,就去暖玉坊找相熟的窑姐书仪作乐。不过因为大选在即,有很多人都盯着父亲,我也不好在青楼待太久,打算赶掌灯以前就回去。”

这部分跟茗玉说的一样,这个郝少爷去青楼的时候也是带着两个家丁的,这部分他们也已经如实回报了。

“然后呢?你有没有注意到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?”

“没有。”

美短摇了摇头:

“和以前我来找书仪时差不多,她说自己新编了一段舞,就在边上跳给我看,我则在桌上自斟自饮。”

青楼当然也不是进房间就直接脱裤子,肯定要玩点儿高雅的。

“在酒中你有没有尝到药味儿?”

“药味儿?这我没注意,当时我光顾着看书仪了。”

也对,心思全在美女身上,那还在乎自己吃喝的时什么东西啊。

——虽然美女是动物就感觉很卧槽。

不过这也说明,即便药粉是放在酒水里面,药味儿肯定也特别小,或者干脆就没有,否则一口就尝出来了。

“后来我好像喝的有点多,书仪便扶着我去床榻歇息,这之后……”

喝酒喝断了片,根本不知道咋回事了。

“你喝了多少?”

“就一壶,不过去暖玉坊之前先在附近的饭庄喝了一顿,可能真的喝的有点多了。”

终日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,不可能被一壶酒放倒,但他之前在饭庄就喝了不少,这就说不准了。

“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,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被关进了牢里,浑身还都是血,找衙役问了问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。”

确实有这种人,喝多了以后自己干过什么完全没有任何印象。

话说不管是从物证的角度来看,还是口供上来看,都像是酒后发狂,犯下杀孽。

不说是铁证如山,但要想翻案也非常困难,加上事情已经闹大了,想要低调处理都不行。

“那你以前喝酒有过类似的情况吗?比如突然狂性大发之类的。”

“没有,我听少爷的亲随说少爷喝多了经常一睡不起,倒是没听说过撒酒疯。”

说话的是八哥茗玉,喝断了片的家伙肯定不知道自己咋样。

以前没有过,偏偏在这时候突然喝多了发狂,这……

怎么看都是有问题,可这个疑点并不能作为翻案的证据。

想了想,林天赐决定问问草纸的事情。

“你去找的那个窑姐,叫书仪的那位有没有跟你说过自己有胃病?”

“略微提到过一点,我想让她陪我喝酒的时候,说自己最近两天胃不舒服,所以那时候我觉得有点扫兴。”

看来那草纸真的是包着治疗胃病的药粉?草纸不同也真的只是个巧合?

林小哥儿颇为烦躁的想要挠挠头,但现在的爪子用起来不舒服,挠不到。

感觉更烦躁了。

本来查案就不是他的专业,现在这一问感觉更加无从下手。

如果林天赐是个精通死灵法术的死灵师,或许可以在去案发现场的时候搜索一下。

这种枉死者,魂魄大概率会在去世的地方附近徘徊,不过在变成恶灵之前,修士也看不见。

死灵法师则可以利用法术去询问灵魂,或者干脆去询问尸体,这部分都是修士没有的本事。

所以想靠点不科学的手段帮忙,现在也完全没有执行的条件。

看林天赐皱起眉头,一张二哈的狗脸都皱在一起了,郝少爷似乎也明白这事儿难搞。

一想到自己不久以后大概率会有什么下场,顿时悲上心头,眼圈又红了。

“别急着哭,你再好好想想,任何小事,任何细节都可能有用。”

林天赐也没好办法,只能尽量让当事人好好回忆,希望能找到突破口。

或许这句安慰有那么一点作用,郝少爷止住眼泪,琢磨了好一会儿才说:

“有一件小事儿,可能有点奇怪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书仪时暖玉坊当红的头牌之一,即便是我想要去找她一般都需要让家丁知会一声。”

青楼头牌自然是很受追捧的,也就是想见她需要排队。

“不过那天我因为提前喝了点酒,正好在兴头上,所以直接就去了,没想到书仪还正好有空。”

确实是有点奇怪,但也确实是一件小事,没准人家正好那天没客人光顾也说不定。

但如果结合‘有人下套’这个先决条件考虑……

故意的?

xiazaitxt